第9章 咬伤了他

被他看穿了。

慕微抿紧了嘴巴,沉默的低头吃着早餐,动作声音很大,像是以此来**心中的不满,故意要惹火面前的男人。

吃过早餐,萧陌城没有像往常一样去上班,而是坐进了沙发里,他的额头上贴了纱布,依然不影响那张妖冶绝美的脸。

“太太。”

一群保镖在她面前站成排,捧着一个大大的盒子一一打开,里面是一件件价值不菲的珠宝首饰,慕微惊呆了。

“这是什么?”

“有没有喜欢的?”萧陌城勾起嘴角,抬手抓过她的手。

“不喜欢。”

慕微抽开了手想也不想的答。

“换。”

萧陌城一声令下,客厅里的保镖立刻换了一批上来,展现在眼前的又是一套套璀璨夺目的珠宝。

“你什么意思?”慕微生气的问。

这出乎萧陌城的意料,一般女人不都喜欢珠宝首饰吗,而且怎么也不嫌多,怎么这女人反应不正常啊。

“送给你的。”

萧陌城随手从盒子里取了个镶金手镯帮她戴上。

“还不错。”

萧陌城略带赞赏的语气。

“干嘛要送给我?”

“我送我女人礼物也需要理由?”萧陌城不悦的拧着眉,她怎么总是一副拒他于千里之外的表情。

“我不是你的女人。”

慕微脸上染了些怒意。

“你是我老婆,就是我女人。”

萧陌城不容置喙的道。

“我也不是你老婆。”

她只是一个交易的附属品罢了。

“走,带你去逛逛。”

萧陌城抓过她的手走了出去,萧家大院占地面积很大,光是房屋建筑就有好几座,其中主房最为豪奢贵气,还有保镖宿舍楼,女佣宿舍楼以及其他娱乐设施大楼。

慕微洗完澡会看一会儿书,萧陌城进到房间都会习惯性先去洗澡,按照惯例他洗完澡还会处理一点工作,可是今天洗完澡出来看见床上的女人,他觉得这么美好的夜晚忙工作也太浪费了。

慕微坐在梳妆台前,做了简单的睡前护肤打算睡觉了。

萧陌城从后抱住她,滚烫的胸膛贴近她的背。

慕微身子一僵,惨白着脸看镜子里的自己,呼吸剧烈起伏着,萧陌城俯着脸贴着她的脖颈亲吻,一把将她抱起放到了床上。

慕微想挣扎可人已经被男人掀长的身子压住:“萧太太,还没准备好?”

准备什么!

“你放开我!”慕微试图挣扎却被箍得更紧,她的脸上因气愤而泛起通红。

萧陌城挑起她下巴,嘴角浅浅勾勒着弧度:“放开?我可记得我们还没有行夫妻之事啊。”

“谁跟你是夫妻!你要敢碰我我就咬死你!”慕微被逼急了发狠的喊道。

“还是只有爪子的猫呢,那我就真要试试了。”

萧陌城覆上她的嘴唇,随即发出一声吃痛的**,拧着浓眉退离了她。

萧陌城阴着一张脸,抬手抚了抚沾染了血腥味的薄唇,勾起妖冶的笑意:“你还真敢,你就不怕把我咬死了。”

这女人真这么狠。

慕微冷哼,一脸宁死不屈:“这下算轻的,你要再敢碰我,我让你断子绝孙!”

女人绯色的唇上也染了一些血迹,此刻衬托得整张脸越发的绝美,冷艳。

一双杏目瞪得圆圆的,呼吸起伏很大。

萧陌城轻轻擦拭去她嘴唇的血渍,从她身上离开,没了他的重量和滚烫,慕微心口的压迫感渐渐减轻。

萧陌城身子出了汗,呼吸紧促的起伏着,拉开两人的距离,好久身体的热度才降了下来。

“你睡那边我睡这边,不要越界!”慕微拿了个枕头放在床中间,隔开两人的距离。

萧陌城笑她傻,要是他真的想,她觉得她可以阻止得了?

一大早,慕微跑到萧陌城面前发出抗议:“我要回学校。”

“回学校做什么?”萧陌城一眼就瞥到了她脖子上的吻痕。

是他昨晚留下的。

“我的毕业设计还没做完,还有毕业演出,我都要准备的。”

“你几次逃跑,就想回学校?”萧陌城大概猜测。

“嗯嗯!”慕微点头,她的眸色清亮,一张脸未施粉黛,清纯得不像话。

“让司机送你过去。”

“我自己去就好了。”

慕微见他答应迫不及待的往外跑。

“微微。”

萧陌城对她亲昵的称呼让慕微浑身都不自在。

“你认识路吗?”萧陌城两手抱胸,好整以暇的望着她。

慕微僵硬的回头,深怕他反悔:“那,那就让司机送吧。”

| 热门推荐:
【大家都在看】:李维新:这个法师为什么打我? 白若歌:我好像锤过他。 李维新:这个刺客为什么打我? 白若歌:我好像抢过他的怪。 李维新:这个工会为什么组队打我? 白若歌:我好像把他们打散过。 李维新:……亲爱的,你真棒!
【大家都在看】:四年前,沈清妍以为夏颜死在了那场精心策划的车祸里。 四年后她华丽蜕变,还带回来一个三岁的小萌娃,破坏了她梦寐以求的订婚宴,还住进了陆少霆的家! 沈清妍,我死了你都得不到陆少霆,现在我回来了,你的幸福生活将就此结束!
【大家都在看】:因为吹牛吹的太厉害被天雷劈死的夏清和完成主角心愿的时空管理局结缘了。 手撕渣男渣女?看她一掌力大无穷打的她们稀里糊涂! 第一个位面,原本以为顾时是个小奶狗,谁曾想他扮猪吃老虎,内心却是个大腹黑! 眼看着一个个的任务做完,夏清才发现自己竟然落入时空管理局那个大魔王的陷阱! “和我谈了几个位面的恋爱,什么时候嫁给我呢?”魔王笑道,眼眸闪过狡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