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只穿了一条亵裤

“本王的地界,岂是你说来就来,说走便走的!”话音刚落,一个男人的身影,便朝着月凤歌飞了过来。

月凤歌心想自己的身体,可不能让男人白白看了去。

好在这里的水雾很重,只要男人不近了她的身,便不会看到她的身体。

月凤歌快步跑到屏风处,恰好青芷已经带来了新的衣服,并且搭在了屏风上。

她立刻抓起衣服,快速的将身体包裹住。

男人此时也已经来到了月凤歌的身前,他瞪着一双狭长的凤眸,看清闯入温泉阁的人时,脸上的怒意更深了。

这个该死的女人,她竟然犯花痴到了如此地步,擅自闯进温泉阁,就只为来看他洗澡!

“你犯花痴也要有个限度,本王的身体,又岂是你可以看的!”莫凌寒冷着一张脸,浑身都散发着冰冷的气息。

月凤歌被莫凌寒的话给气笑了,他说什么,她在犯花痴?

想她月凤歌什么样的男人没见过,就光是她在现代的家里,那两个如同大明星一样,帅气逼人的哥哥,都可以让她天天养眼了。

她犯得着跑来这里,对着这么一个冷面王爷犯花痴吗?

看到月凤歌没有说话,嘴边还挂着一抹嘲讽的笑,莫凌寒更是怒火中烧。

她擅自闯进他的禁地,就已经让他够恼火了。

此刻她还一副不知悔改的样子,看来他如果不给她点教训,她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突然,莫凌寒的手一把掐上了月凤歌的脖子。

此时的莫凌寒完成被怒火冲昏了头,根本就没有留意到,这个卸掉浓妆的王妃,此刻是有多么的美艳绝伦。

“别以为你是王妃,本王就不能动你。”

莫凌寒说着,手中便加大了力道。

月凤歌被掐住了脖子,她并没有害怕,反倒觉得现在正是做那三个变态任务的好时候。

就在脖子被掐住时,月凤歌一脸坏笑的伸出手,一把摸上了莫凌寒的胸部。

莫凌寒感觉到自己的胸前,正被两只冰凉的小手摸着,那触感让他禁不住浑身一颤。

他的身体还从来没有哪个女人碰过,那些想对他投怀送抱的女人,早就不知道死在何处了。

而此刻这个不知死活的女人,居然敢在这种情况下袭他的胸,他顿时加大了手中的力度,想要将月凤歌活活掐死。

月凤歌感觉到呼吸一阵憋闷,她可不想就这样死在莫凌寒的手中。

她急忙抽回袭胸的手,改为朝着莫凌寒的腋下点去。

她知道腋下那里有一处穴道,是会让人的手臂立刻麻酥酸痛的。

月凤歌准确无误的点到了那处穴道,莫凌寒只觉得手臂一阵麻酥袭来,紧接着便是剧烈的酸痛感。

他不得不松开了掐住月凤歌的手,狭长的凤眸看向月凤歌时,目光中流露出了一丝质疑。

“你到底是什么人?”

在莫凌寒的记忆里,这个女人一向都是表现的很柔弱,被人欺负了也不敢还手。

可是今日,这个女人却一再的刷新他的感观。

月凤歌随意的后退了一步,与莫凌寒保持着一步远的距离。

她这才看清楚,莫凌寒只穿了一件亵裤。

| 热门推荐:
【大家都在看】:李维新:这个法师为什么打我? 白若歌:我好像锤过他。 李维新:这个刺客为什么打我? 白若歌:我好像抢过他的怪。 李维新:这个工会为什么组队打我? 白若歌:我好像把他们打散过。 李维新:……亲爱的,你真棒!
【大家都在看】:四年前,沈清妍以为夏颜死在了那场精心策划的车祸里。 四年后她华丽蜕变,还带回来一个三岁的小萌娃,破坏了她梦寐以求的订婚宴,还住进了陆少霆的家! 沈清妍,我死了你都得不到陆少霆,现在我回来了,你的幸福生活将就此结束!
【大家都在看】:因为吹牛吹的太厉害被天雷劈死的夏清和完成主角心愿的时空管理局结缘了。 手撕渣男渣女?看她一掌力大无穷打的她们稀里糊涂! 第一个位面,原本以为顾时是个小奶狗,谁曾想他扮猪吃老虎,内心却是个大腹黑! 眼看着一个个的任务做完,夏清才发现自己竟然落入时空管理局那个大魔王的陷阱! “和我谈了几个位面的恋爱,什么时候嫁给我呢?”魔王笑道,眼眸闪过狡黠。
【大家都在看】:李维新:这个法师为什么打我? 白若歌:我好像锤过他。 李维新:这个刺客为什么打我? 白若歌:我好像抢过他的怪。 李维新:这个工会为什么组队打我? 白若歌:我好像把他们打散过。 李维新:……亲爱的,你真棒!
【大家都在看】:四年前,沈清妍以为夏颜死在了那场精心策划的车祸里。 四年后她华丽蜕变,还带回来一个三岁的小萌娃,破坏了她梦寐以求的订婚宴,还住进了陆少霆的家! 沈清妍,我死了你都得不到陆少霆,现在我回来了,你的幸福生活将就此结束!
【大家都在看】:因为吹牛吹的太厉害被天雷劈死的夏清和完成主角心愿的时空管理局结缘了。 手撕渣男渣女?看她一掌力大无穷打的她们稀里糊涂! 第一个位面,原本以为顾时是个小奶狗,谁曾想他扮猪吃老虎,内心却是个大腹黑! 眼看着一个个的任务做完,夏清才发现自己竟然落入时空管理局那个大魔王的陷阱! “和我谈了几个位面的恋爱,什么时候嫁给我呢?”魔王笑道,眼眸闪过狡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