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王妃变了

秦婉被月凤歌的话吼得一愣,她刚刚确实是说错了话,可是以往她也是这样直呼月凤歌名字的,可对方都没有还嘴过。

这次是怎么回事,月凤歌醒来之后,怎么就像变了个人一样,变得不再那么柔弱,反而越发的强势起来?

此时的青芷,已经不知道抽了巧玉多少个耳光,她挥舞的手臂都有些发疼发酸,手掌心也是火辣辣的疼。

可是她家王妃没发话,她也不会停。

看着巧玉那鼻青脸肿的样子,几乎都要被青芷抽晕过去,秦婉气得上前就要去扯月凤歌的头发。

可是秦婉的手还没有碰到月凤歌,脖子上就被一只纤纤玉手狠狠的掐住。

月凤歌手中的力道很大,秦婉被掐的几乎要喘不过气来。

“秦婉,别以为我还是以前的那个柔弱可欺的王妃。从今天起,你若再敢动我的人一根寒毛,我定会将你的头发,拔的一根毛都不剩!”

秦婉呼吸困难的想要将月凤歌的手掰开,却发现月凤歌的力道,竟然大的惊人。

就在秦婉几乎要窒息的时候,月凤歌才终于松开了手。

秦婉剧烈的咳嗽着,月凤歌趁此时机,一脚将秦婉踹进了荷花池里。

秦婉的呼吸还没有喘匀,身子就被踹进了荷花池。

“啊,救命!”

冰冷的池水浸透了秦婉的衣衫,她不会水,一边呼救,一边在水里乱扑腾着。

月凤歌没有再多看秦婉一眼,她命青芷停手后,两人便转身离开了。

当月凤歌离的身影彻底消失后,其他下人这才一窝蜂的跑到荷花池边,将落水的秦婉救了上来。

“主子,你没事吧?”巧玉顾不上自己的脸,立刻上前搀扶着秦婉。

秦婉一把推开巧玉,“滚开!你这没用的东西!”

巧玉一个没站稳,跌坐在了地上。

秦婉冲着月凤歌离去的方向,咬牙切齿的说道:“好你个贱人月凤歌,你给我等着,总有一天,我会将你碎尸万段!”

月凤歌回到了月瑶殿,这是她在战王府的住处。

虽然莫凌寒并不待见原主,但他也不是那种小气的人。

毕竟月凤歌是王妃,他给月凤歌安排的月瑶殿,也算是干净豪华。

院子里种着几棵桃树,桃花瓣纷纷扬扬的散落下来,让整座院子都变得温馨闲适。

月凤歌坐在院子里,对青芷招了招手:“过来,让我看看。”

青芷没有说话,只是低着头走到月凤歌的面前。

看了看青芷脸上的伤痕,月凤歌又对青芷说:“记住,下回再有此类事情,无论对方是谁的贱婢,你都不要手下留情,一定要给我打回去,明白吗?”

青芷肿着一张脸,满眼不可置信地看着她家王妃。

这还是她一直以来伺候的王妃吗?

那个自从嫁到这里,就变得软弱,被人欺负了也不敢还手的王妃,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强势了?

她家王妃即使在雪域国当公主时,性格也不曾这样强势过。

怎么一次落水,竟然让她家王妃像变了个人一样?

| 热门推荐:
【大家都在看】:李维新:这个法师为什么打我? 白若歌:我好像锤过他。 李维新:这个刺客为什么打我? 白若歌:我好像抢过他的怪。 李维新:这个工会为什么组队打我? 白若歌:我好像把他们打散过。 李维新:……亲爱的,你真棒!
【大家都在看】:四年前,沈清妍以为夏颜死在了那场精心策划的车祸里。 四年后她华丽蜕变,还带回来一个三岁的小萌娃,破坏了她梦寐以求的订婚宴,还住进了陆少霆的家! 沈清妍,我死了你都得不到陆少霆,现在我回来了,你的幸福生活将就此结束!
【大家都在看】:因为吹牛吹的太厉害被天雷劈死的夏清和完成主角心愿的时空管理局结缘了。 手撕渣男渣女?看她一掌力大无穷打的她们稀里糊涂! 第一个位面,原本以为顾时是个小奶狗,谁曾想他扮猪吃老虎,内心却是个大腹黑! 眼看着一个个的任务做完,夏清才发现自己竟然落入时空管理局那个大魔王的陷阱! “和我谈了几个位面的恋爱,什么时候嫁给我呢?”魔王笑道,眼眸闪过狡黠。
【大家都在看】:李维新:这个法师为什么打我? 白若歌:我好像锤过他。 李维新:这个刺客为什么打我? 白若歌:我好像抢过他的怪。 李维新:这个工会为什么组队打我? 白若歌:我好像把他们打散过。 李维新:……亲爱的,你真棒!
【大家都在看】:四年前,沈清妍以为夏颜死在了那场精心策划的车祸里。 四年后她华丽蜕变,还带回来一个三岁的小萌娃,破坏了她梦寐以求的订婚宴,还住进了陆少霆的家! 沈清妍,我死了你都得不到陆少霆,现在我回来了,你的幸福生活将就此结束!
【大家都在看】:因为吹牛吹的太厉害被天雷劈死的夏清和完成主角心愿的时空管理局结缘了。 手撕渣男渣女?看她一掌力大无穷打的她们稀里糊涂! 第一个位面,原本以为顾时是个小奶狗,谁曾想他扮猪吃老虎,内心却是个大腹黑! 眼看着一个个的任务做完,夏清才发现自己竟然落入时空管理局那个大魔王的陷阱! “和我谈了几个位面的恋爱,什么时候嫁给我呢?”魔王笑道,眼眸闪过狡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