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孤女



穆千娆没想到,自己最信任的嬷嬷居然背叛她。

“爹娘,是她,就是她让身边的嬷嬷将我推下湖的!”

一个翠绿色纱裙,浑身湿哒哒的女子站在湖边,被两个丫鬟扶着,恶狠狠的指着穆千娆。

“老奴有罪,小姐,你不要追究三小姐,一切老奴独自承担!”

刘嬷嬷跪在一旁瑟瑟发抖,那忠心护主的样子感人肺腑。可是此刻,穆千娆只觉得浑身冰冷。

“你这叼奴,胡说什么?”穆千娆眼神狠狠的盯着刘嬷嬷,刘嬷嬷不敢出声,一个劲儿的向后躲着。

在她的正前方,一位身着大红色罗裙的中年女子面容**媚,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瞧着身边身穿官袍的镇国侯。

“侯爷,三小姐的身娇体贵,容儿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庶女罢了,就算了吧!”妇人声音低柔,面带担忧,看似求情,实则却在挑起男子的火气。

穆千娆回头,看着将她围起来的丫鬟婆子。

“我从未吩咐嬷嬷动手,是她自己自作主张!”

刘嬷嬷不敢相信的望着穆千娆,沉默了半晌,狠狠低下头:“求侯爷夫人饶了三小姐,都是老奴的错,都是老奴的错!”

一句话,就将穆千娆的罪名坐实了。

镇国侯脸色变得更难看了。

“都是被你惯坏的,还敢和亲姐动手,不教训那还了得?”

穆千娆忍痛冷笑,身娇体贵?她被人侮辱打骂,过的只比那些低等丫鬟强上一点儿,就连站在方氏身侧的大丫鬟,都给她脸色来瞧,就这样的地位,还叫身娇体贵?

“侯爷,毕竟是咱们的女儿,随便罚一下就算了!”

“哼,这等伤害亲姐的东西,不配当我的女儿,打死了都是轻的,来人,压起来,打五十大板!”

穆钟珂愤怒的说着,那张国字脸上闪过一抹杀意。

穆千娆听到此话,差点笑出泪来。

她穿越异世三年,三年来安守本分,隐藏锋芒,只为了在这异世中安身立命,能够得到一方生存之地。可是天不遂人愿,她不去惹别人,麻烦却自动上来找她。

“三小姐,您救求个饶,虽然伤害亲姐罪名不小,但你毕竟是侯爷的女儿,说个软话,承认个错误,侯爷也就放了你了!”方氏身边的宋嬷嬷苦口婆心的劝说着,气的穆千娆差点喷出一口鲜血。

“求饶?”

穆千娆冷笑:“我没有做错任何事,凭什么叫我求饶?”

当年的镇国侯受人爱戴,战功显赫,原主更是被父母放在手心里的宠儿,二房叔婶对她百般讨好,阿谀奉承,那谄媚的嘴脸她到现在都记得清清楚楚。

可哪曾想,在原主六岁之时,传来噩耗,镇国侯死在了战场之上,她娘听到消息,一下子昏倒不起,一个月之后便撒手人寰。因为没有儿子,镇国侯位,落在了二房手上。

穆钟珂以穆千娆无依无靠为借口,请了圣上的旨意将她过继到自己膝下,当初的穆千娆感激涕零,甚至给那两人跪下,百般谢恩。可她却不知,她掉进了何等地狱,将她过继,一个为了镇国侯的美名,二是为了收拾她方便罢了。

穆千娆被强行押着,按在刑凳上,板子不容分说落下,她连解释也懒得说了。因为在这个家里,她没有道理可讲。

她满脸汗水混杂,嘴角硬生生的扯出一抹笑容,她深深的看了四周一眼,如果这次她没死成,她会让这些人一点点偿还以往他们欠下的债。

“是非公道,我爹娘在天上看着,看着你们怎么欺负我这个无依无靠的孤女!”她嘴里**血,冷硬回道。

“爹,你看妹妹一点也不知悔改,您和娘都是亲眼看到的,她还死鸭子嘴硬!”穆千蓉双眼**恶毒,振振有词。

穆侯爷满面怒火的看着她:“不但不认错还敢顶嘴,打,接着打,打到她认错为止!”

“侯爷,再打下去小姐就真撑不住了,您看!”

一个小厮小心翼翼的说着,手中的板子也停了下来。

汗水浸**穆千娆的眉眼,眼前一阵发黑,最终昏了过去。

穆钟珂看到板子上的女子已经没了动静,面上终于平复下来,那双冷漠的眸子闪动了下,挥手道:“好了,把这晦气的东西抬下去,都散了吧!”

看到侯爷离去,方氏对一旁的小厮使了个眼色。

那小厮上前试探了一下穆千娆的鼻息,对着方氏摇了摇头。

方氏嘴角扯出一抹柔和,却在眼底划过狠色,藏在袖子下面的手紧紧的握了起来,颇有些不甘心的味道。

五十大板下去,那个体弱多病的小蹄子居然没死,真是气煞她了。

不过面子上还是要做足的,不然怎么博得侯爷的欢心。

“快点去请永春堂的大夫过来,为三小姐好好诊治一番,若是出了什么问题,小心你们的小命,知道吗?”

“知道知道……”

一群人瑟瑟发抖的跪倒在地,别看这方氏一派柔弱的容貌,他们心底都知道这当家主母的手段,不然怎么会将侯府之中的权利牢牢掌握在她的手中?

穆千娆很快被抬了下去,等到永春堂的老大夫救治完,天已经黑了。

过了没多久,穆千娆缓缓醒来,身后被板子打的血肉模糊,疼痛难忍,她环视了一下四周,古香古色的闺房布满了大红的颜色。

穆千娆轻轻阖目,三年前,她还是现代巫医世家的继承人,却被自己最关心的妹妹偷袭致命,三年来,她好像还能看到临死前,那张温婉的脸上,露出的扭曲笑容。

门忽然被推开,一个秀气清丽的小丫鬟额头冒汗,手中端着一个药碗。

“小姐,你醒了!”

丫鬟身着浅蓝色的布裙,虽然和外面的丫鬟没什么两样,但是在她身上,却多了一种清爽干净的味道。

穆千娆轻轻抬眼,“春晚,刘嬷嬷呢?”

春晚一愣,有些犹豫的说道:“小姐,刘嬷嬷早早出去了,不知道去了哪里!”

她眸光微冷,今早陪自己的是刘嬷嬷,过了不一会儿就在荷塘边撞见了她二姐穆千蓉,穆千蓉向来喜欢欺辱她,但这次,却特意上前和她打招呼。就在**刻中,刘嬷嬷忽然出手,将穆千蓉推到湖里,也许是早有准备,穆千蓉不一会儿就被救了上来,刚巧,方氏和侯爷在此处路过,将前前后后的事看了个清楚。

敛起眉眼,穆千娆端过那碗汤药,微微吹了口气,眼底划过一抹精光。就在春晚看着她要将汤药一口喝掉的瞬间,穆千娆忽然抬起了头。

| 热门推荐:
【大家都在看】:李维新:这个法师为什么打我? 白若歌:我好像锤过他。 李维新:这个刺客为什么打我? 白若歌:我好像抢过他的怪。 李维新:这个工会为什么组队打我? 白若歌:我好像把他们打散过。 李维新:……亲爱的,你真棒!
【大家都在看】:四年前,沈清妍以为夏颜死在了那场精心策划的车祸里。 四年后她华丽蜕变,还带回来一个三岁的小萌娃,破坏了她梦寐以求的订婚宴,还住进了陆少霆的家! 沈清妍,我死了你都得不到陆少霆,现在我回来了,你的幸福生活将就此结束!
【大家都在看】:因为吹牛吹的太厉害被天雷劈死的夏清和完成主角心愿的时空管理局结缘了。 手撕渣男渣女?看她一掌力大无穷打的她们稀里糊涂! 第一个位面,原本以为顾时是个小奶狗,谁曾想他扮猪吃老虎,内心却是个大腹黑! 眼看着一个个的任务做完,夏清才发现自己竟然落入时空管理局那个大魔王的陷阱! “和我谈了几个位面的恋爱,什么时候嫁给我呢?”魔王笑道,眼眸闪过狡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