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狡诈婶娘

“等会儿嬷嬷回来,你叫她尽快来见我!”那刘嬷嬷居然还没等她醒来就跑了,真是可恨之极。

春晚点头称是,看着穆千娆将汤药一口喝掉,微皱的眉头终于舒展开来。

“三小姐您先休息,奴婢去厨房给您要一碗粥垫垫肚子!”

穆千娆点点头,看着春晚走到外面,将房门重新关好。

春晚刚走到门外,就对着一个扫地丫鬟点了点头,那丫鬟放下手中的活计,向着远处走去。

这一切穆千娆都没有看到,就算是看到也不会放在心上,此刻,她悄然拿出了藏在袖口之中的棉巾,那汤药都洒在了上面,褐色的药汁汇聚成图,她冷笑一声,将东西丢在角落。

她一身医术不是白学的,那汤药中多放了什么东西她怎可能不知晓?

没想到这个侯府居然有人要置她于死地,居然在汤药里下东西。

她现在十二岁了,再过两个月就到了义亲的年纪,当初镇国侯战功显赫,当今皇帝下了圣旨,若是她招婿入赘,便可以保留侯位,由女婿继承。

这件事,无论是二夫人还是二叔,都是绝对不会允许的,看来他们要对自己下杀手了。

夜色朦胧,侯府的桃花院一派灯火通明。

院落中守着两个丫鬟,房间门紧闭着,隐约可以听到一点啜泣声。

“娘,您不说她必死无疑吗,怎么可能还活着,她有心疾,又体质虚弱,按理说五十板子一定会要了她的小命,怎么可能会没事,是不是娘吩咐的那些人下手轻了?”

满是檀香味的房间摆满了精致的摆件,中间是一方楠木小桌,雕刻着双凤戏珠纹路的座椅旁边,站着一个面若桃花杏眼含嗔的美丽女子。

女子一头墨发随意的散在后面,剩下的发髻挽在头顶,干净洁白的脸蛋上,带着一抹愤恨。

“蓉儿,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女子罢了,娘答应你的事情绝对会做到,你只要照着娘说的去做就好了,难道你连这么一点小事都不能容忍,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娘真的看错你了!”

方氏随意的端起桌面上的一杯清茶,脸上温柔的笑着,那双眉眼间却透出不易察觉的嘲讽之意。

穆千蓉不过是侯府的一个小小庶女,真以为自己对她好点,就成了嫡女了吗?还敢在她面前摆脸色,真是不知死活。

“娘,要是那**当真招婿入赘该如何?虽然老太爷亲口给她定下了婚事,若是她兵行险招怎么办?还是死了比较妥当!”

听着穆千蓉狠毒的话语,方氏纤细的葱指摩擦着杯身。

“不是娘不帮你,而是那小蹄子命硬的很,娘也不好在众人面前下手打杀了她,毕竟她在外人眼中,还是娘的女儿!”

穆千蓉轻轻擦了擦眼角,她也见到了方氏眼中有些不悦之意,她向来是个会看眼色的,立刻笑了起来,“娘说的对,蓉儿都听娘的,那小**不过是粘板上的鱼肉罢了,还能逃的过您的手掌心吗?”

方氏听罢,舒心一笑,她最喜欢这穆千蓉嘴巴甜,和自己两个被宠的娇蛮的女儿相比,穆千蓉还是比较敬重她的。

既然这样,她也不介意帮她一把,顺便牵制她,为侯府增加一点助力,可是想要嫁进王府?哼,她也配!

“你放心,小王爷是绝对跑不了的,她若是命大,就先让她活一段时间,到时候你爹自会给她找一个好人家许过去,要知道,女子招婿不但会成为天下人的笑柄,那些贪图侯位和钱财的男人有哪个好的?她若是这么想不开,娘会早早成全她上西天见见佛祖的!”

穆千蓉眼中一亮,心中琢磨着方氏口中的意思,当初见到一次小王爷的真容,当真是俊美无双,那样好的男人配那个病秧子,真是糟蹋了。

她上前为方氏续了杯茶水,嘴角笑容越发甜美起来,她已经可以想象到,自己嫁入王府,成为小王妃的一幕。

顿时,小心肝兴奋的跳跃起来,娇声说道:“娘您放心,蓉儿一定会好好孝顺娘的!”

看着穆千蓉得意的样子,方氏心中冷哼,这个庶女向来是个眼皮子浅的,若是真的进了王府,还真不知道有没有命活下去。

不过她大女儿就要进宫了,有一个外家的女儿帮衬着也算不错,她这么听话,她会好好给她物色一个合适的人选的。

“明早你去看看你三妹,毕竟这婚事是人家一早就定下来的,若是你三妹拿出信物,这婚事是无论如何也成不了的!”

方氏眼睛一眯,若不是穆千娆手中有成亲的信物,她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放过她的,可是找了这么多年也没有找到,不知道这小**将东**到哪里去了。

她要是死了还好,可是如今没死,真是让人头疼。

“这……”

穆千蓉心中一动,面色有些难看,不过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娘放心,蓉儿知道该怎么做了!”她心中暗自咒骂,穆千娆真是幸运,居然早早的就和清王府定下了亲事,若是订婚的那人是自己,她就不需要费这么多的周折了。

看着方氏仪态万千的从房间里出去,门口的那两个丫鬟立刻走了进来。

“风兰风月,你们两个明早给我准备一些糕点!”

两个丫鬟面面相觑,对着穆千蓉俯身行礼:“是小姐!”

等到丫鬟们都散了,穆千蓉抿着嘴角,回身从小匣子里面掏出了一对镯子,玉镯散发着莹白的光芒,映的她脸颊越发**。

就在这夜色之下,一个黑影忽然在桃花院的院墙上越过,直奔着穆千娆的院子而去。

穆千娆此刻正在休息,忽然察觉有一阵阴风吹来,她睁开眼眸,悄然向着幔帐外面看去。一个浑身包裹在黑暗之中的人正巧站在她的房间之中,她只觉脖子凉飕飕的,额角冒出冷汗。

身后突然走来一个穿着同样夜行衣的男子,“主子,还是没有任何消息!”他十分纳闷,为什么一项喜欢偷懒的主子今夜亲自来临。

“走吧!”他轻轻摆手,眸光再次扫了穆千娆所在的方向一眼,露在面**外面的双眸中闪过一抹疑惑,他转身,再度消失在黑暗之中。

| 热门推荐:
【大家都在看】:李维新:这个法师为什么打我? 白若歌:我好像锤过他。 李维新:这个刺客为什么打我? 白若歌:我好像抢过他的怪。 李维新:这个工会为什么组队打我? 白若歌:我好像把他们打散过。 李维新:……亲爱的,你真棒!
【大家都在看】:四年前,沈清妍以为夏颜死在了那场精心策划的车祸里。 四年后她华丽蜕变,还带回来一个三岁的小萌娃,破坏了她梦寐以求的订婚宴,还住进了陆少霆的家! 沈清妍,我死了你都得不到陆少霆,现在我回来了,你的幸福生活将就此结束!
【大家都在看】:因为吹牛吹的太厉害被天雷劈死的夏清和完成主角心愿的时空管理局结缘了。 手撕渣男渣女?看她一掌力大无穷打的她们稀里糊涂! 第一个位面,原本以为顾时是个小奶狗,谁曾想他扮猪吃老虎,内心却是个大腹黑! 眼看着一个个的任务做完,夏清才发现自己竟然落入时空管理局那个大魔王的陷阱! “和我谈了几个位面的恋爱,什么时候嫁给我呢?”魔王笑道,眼眸闪过狡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