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巫术

穆千娆是被惊醒的,她睁开眸子,外面天色大亮。

手腕上传来阵阵暖意,她定了定神,勾起嘴角。闭门不出认真修炼三年,就算是再差的身体也是有成效的。

谁也不会想到,堂堂的医术世家立足之本,是一部关于生生之气修炼的**。

只要修炼到生气决十层,就可以在经脉中存入世间万物的生灵之气,对身体疾病的治疗上,有着意想不到的效果,不但可以养生延长自己的寿命,甚至可以治疗他人之疾。

但是,若是让当今的掌权者知道自己有这样的能力,绝对不是好事。

若不是被亲妹妹偷袭,一刀从背后刺进心脏,想要她死,绝不容易。

如今自己身上的经脉,经过三年时间也只开辟出一条,这效果,可比前世差远了……

穆千娆正在思考着,忽然院门外传来一阵嘈杂。

这个院子里只有春晚着夏叶两个丫鬟,春晚是个不着调的,夏叶早早去打水了,应该回来了。

“二小姐,三小姐的身体还没有好,此时正在睡着呢,您这样进去……”

“你一个丫鬟而已,我们二小姐好心好意的前来探望,还不快去禀报,若是让夫人知道你这样不懂规矩,小心你的皮!”

夏叶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另一个小丫头破头大骂,穆千娆皱了皱双眉,大清早来打扰她休息,真是可恨之极。

看来自己没死,着实碍着一些人的眼了。

她没有**的跑到门口去和那些小丫鬟一般见识,而是重新回到房间,卧在了床上。

夏叶根本拦不住带着四个丫鬟的二小姐,被人推倒在一边,就耀武扬威的走了进来。

“妹妹,姐姐来看望你了!”

穆千蓉大声的喊着,恐怕别人不知道她的用心。

一开门,看到穆千娆面色惨白的趴在了床上,那狼狈的模样看的她心中得意。

“快点,还不把我亲自做好的糕点送过来?”

穆千蓉在亲自两字重重的咬着,笑容满面的看着穆千娆,实际上却最恨不得穆千娆从此死了。

穆千娆三年来都没怎么出来,她没少亲自来找她的麻烦,欺负一个堂堂嫡女,是她此生最骄傲的事情。

更何况,自己这样做了之后,还会得到夫人的夸奖。

“真是感谢姐姐来探望妹妹,可是姐姐这样做还有意义吗?还是你只是一只会吼会叫的疯**!”

穆千蓉被穆千娆骂的一愣,虽然这三年来欺负的次数明显减少了,可是从小到大这三妹的性子她是知道的,没想到今日一来,口口声声骂她是**。

怒火中烧,穆千蓉面色腾的红了起来。

“你这个小**,居然敢骂我是**,给我将她从床上拖下来!”

穆千娆看了看门外,发现夏叶早已不在,心中满意,奈何她身受重伤,根本不是这四个丫鬟的对手。

“妹妹,你还是识趣一点,主动的将这门婚事让给姐姐我,到时候夫人一定会再给你找一个更好的!”

穆千娆一愣,她忽然感觉到有些可笑。听到穆千蓉这样说,她才猛然间从原主的记忆中搜索出这样一条消息。

原来原主从小有老太爷亲口定下的婚事,还交换了结亲的信物。

怪不得这穆千蓉千方百计的来找她的麻烦,估计是她自己想要飞上枝头变凤凰,成为王妃。

就算她不屑做什么王妃,可是她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三年来的忍气吞声,不过是因为自己心疾难愈,出不得大的差错,如今身体完好无损,那些曾经打压她的人,也要好好受受教训了。

“姐姐想做王妃就自己去做,管我什么事呢?”

“你这个油盐不进的臭丫头,给我拽起来!”

风月和风兰得到穆千蓉的吩咐,立刻上前动手。

早就知道三小姐不过是个没人照拂的,他们早就不将她放在眼里。

“今日,本小姐要看看,谁敢动我!”

眸光冰寒,穆千娆语气平缓,却气势逼人,让两个小丫鬟吓了一跳。

他们从来没有见过,一直受人欺辱不还手的侯府三小姐,居然破天荒的露出了小姐的气魄。

“还愣着干什么,出了事情,都我负责!”

穆千蓉瞪大双眼,若不是顾着自己是主子的身份,都已经恨不得亲自将穆千娆拉下来。

“是!”

头皮发麻,风兰风月和刚刚的从容不同,这次上前,是硬着头皮的。

“穆千蓉,你一个庶女而已,居然敢动到我的头上,活的不耐烦了吗!”

从她娘死了以后,那女人对她不闻不问,甚至还怂恿所有的丫鬟排挤欺辱她,这个二姐还有最小的四妹,完全拿她当做出气筒,没事就来教训她一顿。

四小姐经常在书院,所以最常来的,就是这个穆千蓉。

“你个小蹄子,居然敢跟我顶嘴了,简直活腻歪了!”穆千蓉暴跳如雷,气的脸色涨红。

穆千娆忽然觉得有些好笑,她能活到现在确实是奇迹了。当年原主因心疾无医而死,她来到这里之后,身上还有皇帝那一张催命圣旨。

七岁的时候被园子里的毒蛇咬伤,九岁的时候落入水里,掉下假山,再加上没事发个病无人医治,原主的命当真是硬的很。

原来单纯的原主绝对想不到这些都是她那个表面上和善的二婶做出来的。

她穆千娆可不会认那样一个恶毒的女人做母亲。

“真是笑死我了,我是庶女不假,你又是什么东西,一个寄人篱下的孤女,还敢翻了天不成!”

穆千蓉冷笑,简直被穆千娆气的急了,她昂起头,鄙夷之色尽显,走上前,她扬起巴掌,狠狠的扇了下去。

| 热门推荐:
【大家都在看】:李维新:这个法师为什么打我? 白若歌:我好像锤过他。 李维新:这个刺客为什么打我? 白若歌:我好像抢过他的怪。 李维新:这个工会为什么组队打我? 白若歌:我好像把他们打散过。 李维新:……亲爱的,你真棒!
【大家都在看】:四年前,沈清妍以为夏颜死在了那场精心策划的车祸里。 四年后她华丽蜕变,还带回来一个三岁的小萌娃,破坏了她梦寐以求的订婚宴,还住进了陆少霆的家! 沈清妍,我死了你都得不到陆少霆,现在我回来了,你的幸福生活将就此结束!
【大家都在看】:因为吹牛吹的太厉害被天雷劈死的夏清和完成主角心愿的时空管理局结缘了。 手撕渣男渣女?看她一掌力大无穷打的她们稀里糊涂! 第一个位面,原本以为顾时是个小奶狗,谁曾想他扮猪吃老虎,内心却是个大腹黑! 眼看着一个个的任务做完,夏清才发现自己竟然落入时空管理局那个大魔王的陷阱! “和我谈了几个位面的恋爱,什么时候嫁给我呢?”魔王笑道,眼眸闪过狡黠。